法甲下注平台

请输入关键字
微信
观众留言
友情链接
EN
如银岁月 美意延年——山西传统银饰展
如银岁月 美意延年——山西传统银饰展
2021.01.26 ~ 2021.04.20 山西青铜博物馆二层临展厅
  银饰,反映着一个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。山西银饰,是中国传统银饰中的一朵奇葩,明清至民国时期尤为盛行。它独特的制作工艺和审美价值,是山西民风民俗的直接映射。展览精选600余件各时期山西民间银饰,其中院藏文物500余件,山西地质博物馆、晋国古都博物馆及私人藏品100余件,共同勾勒出山西这片土地曾上演的生活图景。
第一单元 银芒烁烁 三晋流光
  银,因其色白,并拥有炫目耀眼的金属光泽,又称白银,与黄金相对。银的化学符号是Ag,来自拉丁文Argertum,即“浅色、明亮”之意。
  自古以来,白银就一直与黄金一起,被作为财富的象征。它和黄金一样,是一种应用历史悠久的贵金属,至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。由于银独有的优良特性,人们曾赋予它货币和装饰双重价值,具有财富和审美的双重价值。
第二单元 钗光鬓影 扮美生活
  有人说中国汉字中的“美”字,其实就是一个戴着头饰的人。从生理上讲,头部是人体中最重要部位,是视线焦距的中心。世界上,几乎所有民族都有佩戴头饰的历史,而且都以不同的形式流传至今。在我国,头饰几乎贯穿了整个历史,映射着时代的变迁。
  清代至民国,普通妇女的簪、钗等材料,有金、银、铜、骨、木、玉、玳瑁、珊瑚等,富者为金质,一般为银质,贫者为铜质,其中银质最为普遍。晋作银质簪钗,形制大度精致。尤其装饰用短簪、四股钗与俗称“双尖”的大扁簪,特色鲜明。
第三单元 长锁千秋 愿望寄托
  戴长命锁的风俗可追溯至汉代,由端午节系于手臂的彩绳“长命缕”演化而来,其形制多为银链或银项圈下缀银锁。清乾隆《大同府志》载,“男子生弥月或周岁,辫红线锁带之”。旧时民间有化“百家锁”的风俗,新生孩子的家长挨门各讨要一文钱,用讨来的钱订做一把银锁给孩子戴上,寓意百家福寿加身,禳灾祛病,故很多锁上有“百家锁”字样。
第四单元 挂佩叮当 别样风姿
  明、清、民国时期的汉族妇女在右衣襟处佩戴银质挂饰的风俗,可追溯至上古时期的佩玉礼俗,其行走时坠饰轻轻撞击,发出细碎叮当的声音,古雅而有韵致。银挂饰在清末民初大量出现,是当时服饰中西合璧后的产物。当时正是中国传统服饰开始西化的转折点,但大部分服装仍保持一片式的平面结构,缘边装饰的带有一定实用功能的挂饰等,就成了这一时期女装的灵魂。这种挂饰,又被统称为“压襟”。
  山西银质挂饰中,常见的有银事件、吊打、针筒、佛窝、香囊等。最具代表性的是带葫芦坠饰的银事件、针筒。
第五单元 指腕乾坤 应手得心
  手镯古称“环”或“钏”,先是男女通用,后来逐渐演变为女性独有的饰物。山西镯中,从用料奢豪的龙头镯、做工讲究的马蹄镯,到简洁明快的绞丝镯、朴素无华的泥鳅背镯,无不粗犷中有细腻,精致中见奔放,形制特有;戒指古称“约指”、“指环”,是套在手指上的环状饰物。戒指一词出现较晚,到明朝时名称已经改变,但“戒”字却反映了指环曾有的“避忌”之意——有孕在身的嫔妃以戴指环禁戒帝王的宠幸。戒指传到民间后,去其本意,以为美观,久之便形成风气。
第六单元 沧桑变迁 技艺传承
  在山西这方水土,醇厚的风俗和精湛的工匠技艺,造就了享誉一时的“晋工”银饰。在每件银饰上,不但可以领略到独特的审美价值、工艺价值、文化价值,它们还与历史长河中一个个微小的生命个体相识、相融、相守,承载和凝聚着制作者、佩戴者、流传者经历过的所有人间故事。
  时代变迁,如今,这些饰物作为阶层、等级、富足等象征意义所需要的时代背景已不复存在,但旧有的实用价值的消失,并不意味着文化价值的消逝。往事已矣,但美好流传,技艺和文化的传承仍在继续,并不断被赋予新的时代意义。
相关活动
相关报道
展览图书
相关阅读